字母公司迫切的危機

我在幾天前了篇字母公司強大的競爭力的文章《如果你只能買一支股票並想靠它退休-那考慮字母吧?》,不少人才警醒原來我們現代人是如何無法逃脫這家公司掌握的(除非您完全丟掉手機或從此不再上網)。這篇文章則是要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字母(Alphabet, 美股代碼GOOGL和GOOG)這家公司,我認為這家公司有一個多年延宕已久而且愈來愈嚴重的致命問題,如果再不設法解決,有可能會使字母這個現代網路帝國逐漸瓦解────公司毫無向心力,沒有公司核心的文化和使命。聽起來很嚇人,是的。

很多人一看就舉手反對怎麼會沒有呢?公司年度財報上有列嗎?這就是問題。以前不需要看財報,很多人都能口耳相傳,媒體自動為其傳頌的字母公司最為人所熟知的「不作惡(Don’t be evil)」的行為準則(英特爾也有類似的行為準則)。但2015年(請記住這個數字!),這條行為準則已經被改為「做正確的事(Do the right thing)」;只要您具備基本的讀寫能力,不論中英文,您會立刻意識到前後這兩句話的差異,或是想達到的境界────「不作惡(Don’t be evil)」一如字母當初制定時所言,是將其定位為員工的座右銘(Motto),但是如今的「做正確的事(Do the right thing)」,任何人都明白是規則(Rule),不是座右銘。這有非常大的差別,座右銘是讓人打心底自願遵守的,規則,是用來束縛員工的和法律條文。

賴利.佩吉(Larry Page)還在任執行長時的未期大部份的時間是待在他買的加勒比海小島上,一季難得有幾天出現在公司,公司的高管都找不到他,後來甚至連字母公司的重要傳統,執行長一定必須出現面對員工的對話日,也都看不到人。很明顯,他的心思不在公司了────請注意,這時候的佩吉雖是字母公司執行長,但他早就不過問字母公司的主要賺錢實體谷歌(Google)的營運細節了,谷歌的執行長佩吉在2015年把這位子讓給了桑德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2019年12月,佩吉乾脆把字母公司執行長也讓給了皮查伊。皮查伊是字母公司上市後的第三任執行長,以目前看來,不是一個好的安排;皮查伊曾是麥肯錫(McKinsey)公司的顧問,2004年加入谷歌公司。他是個優秀的人才,個性謹慎,但管理字母公司這個超級帝國,似乎超出他的能力。2020年字母公司董事會算總帳,皮查伊表面上被加薪三倍至兩百萬美元,但總薪酬「只有」743萬美元(以字母公司的規模和行業標準而言,這是很差勁的執行長報酬),因為他完全沒有任何被授予股票,這對其表現可說是一項完全的否定(這是他的第一年)。

我們從外面來看,字母公司開始明顯出現大公司病:風險規避。字母公司失去冒險和創業精神,只想上班領薪水,過安稳的小日子。字母公司在2018年因員工抗爭(很荒唐,但類似的事對字母公司而言卻一再發生),導致公開退出和美國國防部合作的Maven人工智慧專案,也不競標價值100億美元的美國國防部JEDI新合約,這個大肥約後來落入微軟(Microsoft,美股代碼MSFT)的口袋,並先後引起甲骨文(Oracle,美股代碼ORCL)和亞馬遜(Amazon.com,美股代碼AMZN)的抗議,亞馬遜並把美國國防部告上法院,7/6/2021美國國防部又推翻微軟的得標資格,此案又改名為JWCC,要重新開標。引發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兩度警告谷歌,拒絕與五角大樓合作卻在中國投資幫助解放軍趕上美國,將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長期傷害。可見這事情的嚴重性,以及美軍多需要字母公司所擁有的人工智慧的技術了。

四大科技巨面對世界各國反壟斷的起訴上,字母疲於應付,被起訴和罰款是家常便飯,是四個公司裡危險性最大的一個,但字母在這方面的處理能力似乎沒有很大的能耐(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我的另一篇部落格文章《中美科技巨擘近年所面對的反壟斷案和政府監管案》)。

字母公司聘用了一堆最聰明的員工,但公司的員工,越來越直言不諱,每天忙著和公司作對和抗爭(以前這種事只會發生在藍領階層的公司)。人事問題正在向公眾蔓延。果斷的領導和偉大的想法,已經讓位於規避風險和漸進主義。很多字母公司的員工,甚至於高管因此離職了,開始對外發言受訪,並讓所有人都知道了確切的原因。

谷歌現任和最近離職的高管們都表示,谷歌公司的許多問題源於該公司和藹、低調的執行長皮查伊的領導風格。15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谷歌公司現任和前任高管告訴《紐約時報》說,谷歌公司正在遭受一個成熟的大公司經歷的許多缺陷────一個麻痺的官僚機構,公司傾向於不作為,和對公眾認知的刻板印象。谷歌公司在關鍵業務和人事變動方面,並沒有迅速採取行動,因為執行長反覆考慮決策,遲遲不採取行動。他們說,谷歌公司繼續受到職場文化衝突的衝擊,而皮查伊試圖降溫的做法,卻產生了相反的效果────允許問題惡化下去,同時又避免強硬的、有時不受歡迎的職位。

谷歌的一位發言人表示,關於皮查伊領導地位的內部調查是積極的。該公司拒絕讓49歲的皮查伊發表評論,但安排了對九名現任和前任高管的採訪,以提供對他領導能力的不同看法。

2018年,谷歌公司的十幾位副總裁,試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警告皮查伊,該公司正在經歷巨大的成長煩惱。他們說,公司在協調技術決策方面存在問題,而來自副總裁的反饋意見往往被忽視。據了解該郵件的五名人士透露,谷歌公司的高管們許多人在該公司工作了十多年,他們表示谷歌公司在重大決策上花了太長時間,使得任何事情都難以完成。現任和前任高管中常見的批評是,皮查伊緩慢的考慮速度,常常讓人覺得是一種安全的方式,並最後都得到一個「不」字做為答案。

谷歌公司的高管們,幾年前提出了收購Shopify(美股代碼SHOP)的想法,以挑戰亞馬遜公司在在線商務領域的地位。兩位知情人士說,皮查伊拒絕了這個想法,因為他認為Shopify太貴了。但這些人表示,他們從沒想過皮查伊有達成交易的意願,這個價格是一個方便但最終被誤導的理由。Shopify公司的股價在過去幾年裡上漲了近10倍。谷歌發言人傑森.波斯特(Jason Post)表示:「我們從未認真討論過這次收購。」

谷歌公司道德人工智能團隊的聯合負責人、該公司最知名的黑人女性員工之一蒂姆尼特.格布魯(Timnit Gebru)表示,她曾因批評谷歌公司僱傭少數族裔的方式,並撰寫了一篇研究論文,強調了谷歌公司人工智能技術中,存在的偏見而被解僱。最初,皮查伊沒有參與這場衝突。在2000名員工簽署請願書抗議格布魯被解僱後,皮查伊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誓言要恢復失去的信任,同時繼續宣揚谷歌公司認為格布魯沒有被解僱的觀點。但她說,這不是道歉,而是為了迎合一些員工的公共關係(聽起來是兩面討好,不是嗎?)。

字母在1998創立,2004公司上市;說來公司成立至今也才不過24年,比起奇異(General Electric,美股代碼GM)或寶僑(Procter & Gamble,美股代碼PG)的上百年歷史,還是個小孩子,就有如此的沉疴。網路公司已經證明可以快速崛起,在全世界各地迅速創造各國首富(在網路出現前,各國的首富通常是房地產或零售業等硬資產大亨);但來得快去得也快。前一個倒下的是字母出現前統治矽谷和網路世界的雅虎(Yahoo!),雅虎當年的地位比起字母有過之而無不及,不知字母能不能扭轉自己的命運,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重要聲明

  • 本站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僅供參考,本人不對文章內容、資料之正確性、看法、與即時性負任何責任,讀者請務必自行判斷。
  • 對於讀者直接或間接依賴並參考本站資訊後,採取任何投資行為所導致之直接或間接損失,或因此產生之一切責任,本人均不負任何損害賠償及其他法律上之責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