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通經營方式的重大改變

2018年博通(Broadcom,美股代碼AVGO)本來想併購高通(Qualcomm,美股代碼QCOM),後來因為博通並不是美國公司而被川普擋下,即使後來把公司總部由新加坡遷往美國,仍然沒有通過美國的審查而破局 。這件事當初並沒有引起華爾街的關注,新聞只有一天;但這一項舉動對博通來說,影響巨大。在未能成功收購高通後,博通改弦易張,擬定一個新戰略:成為一家基礎架構軟體收購商。

以近 19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組合國際(CA,Computer Associate)的博通,目前已放棄收購半導體公司,改為收購大型主機和基礎架構軟體企業。投資人可別小看這一步,這對博通來說,甚至於是半導體業和軟體業界來說,可說是有很深遠重要的影響,因為這兩個產業的人永遠都不會想到有這樣子的演變。這表示博通自此以後已變成是一家控股型的企業,而不再是一家單純的半導體企業了。這是2015年博通以370億美金的驚人價格成功併購Broadcom(美股代碼BRCM)後,公司最重大的改變。

博通計劃利用CA用作購買和合併其他類似軟體公司的新平台。2018年所併購的CA,中文名稱叫組合國際,創辦人是華裔的王嘉廉,這家公司當初最高峰時曾是僅次於微軟的全球第二大軟體巨擘。CA公司本身的特性就是產品沒有特色,像個軟體大雜燴或五金行,公司產品線都靠併購而來,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但很少有市場領導的產品線。我的印象中唯一一項曾經的殺手級產品(定價嚇人,市場上無法找到相同功能的競爭產品)就是UniCenter,但這項產品在20年後的現在,根本就不具任何優勢。

2018年博通買下賽門鐵克(Symantec,美股代碼SYMC)這家知名的網路安全商的所有企業方案部門,但博通不想要賽門鐵克的消費者部門(因為企業方案部門才是長期賺錢的金雞母,詳見我在《超級成長股投資法則》一書3-2節第168頁的分析),賽門鐵克公司只好把公司剩下的部份名稱改為諾頓(NortonLifeLock,美股代碼,NLOK)後,繼續上市。

2019年,博通併購Terma Analytics。這是一家人工智慧分析和模擬的公司,可以協助企業進行跨大型主機和分散式系統平台的負載模擬和自動化處理,許多大型的零售商和銀行都是它的客戶。

2021年7月傳出的200億美元併購市場上歷史最優久的資料分析大廠SAS最後沒有成功是很可惜,因為這家公司堅持擁有獨特的公司文化,幾十年來一直沒有上市,主要營收來自於政府組織與銀行業,提供商業分析與人工智慧技術預測結果,很符合現在軟體業的大方向,也是博通想要的大型企業型軟體商。但是這應該不會影響博通往軟體控股企業併購的長期走向。

很多人不知道博通在進行軟體公司的大型併購前,自己早就擁有堅實的軟體核心的IP設計圑隊,並且成功用於各項晶片的設計上。博通原來就是全世界主要的ASIC領導廠商,而ASIC設計需要用到大量的軟體模擬佈局繞線及IP整合的工作,這些沒有軟體,根本不可能達成。而且現代的晶片設計愈來愈複雜,走向AI,DL,HPC是明顯不可逆的趨勢,這也導致晶片愈來愈複雜。

總之,博通是一家半導體界與眾不同的企業。它除了本業是全球三大無線射頻的領導商外,現代的智慧型手機製造商都逃不開這家公司(請參考我在《超級成長股投資法則》一書3-7節第232頁的說明)。也正試著走出和其它公司截然不同的道路。

2009年上市以來,公司股價在12年內共上漲了2,748%,而且是科技股中少見的高殖利率3.08%的公司。

重要聲明

  • 本站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僅供參考,本人不對文章內容、資料之正確性、看法、與即時性負任何責任,讀者請務必自行判斷。
  • 對於讀者直接或間接依賴並參考本站資訊後,採取任何投資行為所導致之直接或間接損失,或因此產生之一切責任,本人均不負任何損害賠償及其他法律上之責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